近期,吳亦凡事件不斷發酵,虎撲也迎來新一波 狂歡 ,但嘲諷吳亦凡的同時,也揭開虎撲至今仍未上市的傷疤。

6 月 23 日,中金公司和東方財富證券聯合宣布,鑒于虎撲擬調整上市計劃,中金公司、東方財富證券、虎撲三方同意解除輔導協議,終止對虎撲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上市的輔導工作。

1992 年的巴塞羅那奧運會,NBA 夢之隊首次參賽,29 歲的邁克爾 · 喬丹風靡全球,也成為了中國男孩兒心中永遠的偶像。

1994 年,中央電視臺開始通過衛星轉播當年的全明星賽和總決賽,徹底點燃了中國人對 NBA 的激情。

然而,那時的中國互聯網還沒有一個專門聚集球迷的地方,只有中央五臺每周會放一些 NBA 比賽回放集錦。

10 年后,在芝加哥留學的公牛隊粉絲程杭創建了籃球論壇 hoopChina,也就是虎撲的前身。

籃球資訊迄今仍是虎撲最主要的線 年程杭回國后開始增設其他體育板塊,如足球、賽車等,但幾乎都圍繞男孩兒們的愛好。在這里,虎撲用戶被叫做 JR,意為 家人 。

因此,虎撲的 直男濃度 極高。據報道,截至 2020 年 4 月,虎撲總注冊用戶超 7000 萬,日訪問量 1.6 億,其中 90% 的 JR 是男性。

然而,隨著虎撲的水貼板塊 步行街 的迅速發展,越來越多與體育無關的娛樂話題出現在論壇討論中,JRs 甚至自嘲道, 在虎撲你甚至可以討論籃球 。

2014 年,吳亦凡離開 EXO 回國,這個典型的偶像工業產品在中國掀起巨浪,憑著姣好的面容迅速俘獲少女的心,卻同時遭到 JRs 的鄙棄。

一個注冊虎撲 10 年的 資深 JR 向 GPLP 犀牛財經表示, 吳亦凡有什么好作品?靠電音?實力還不如選手! 在 JRs 的眼里, 頂流 吳亦凡似乎德不配位。

2018 年,虎撲上一篇《吳亦凡無修音視頻,你能堅持到幾秒》的帖子出圈,正式打響 JRs 與吳亦凡粉絲 梅格妮 們的戰爭。

隨后,吳亦凡下場回應稱, 又動誰的奶酪了?虎撲不搞體育來搞我,看來真的很閑 ?。隨著正主下場, 梅格妮 們開始瘋狂舉報虎撲上的相關帖子,并發布微博稱, 這是一場戰爭,JRs 準備好了嗎?

66 萬 JRs 最終還是敵不過 3300 萬 梅格妮 們。而后,虎撲的口碑直線下滑,JRs 的形象從一個愛運動的 男高中生 變為油膩的 普信男 。

3 年后,吳亦凡再次被推上風口浪尖,這一次,沉寂已久的虎撲再次沸騰了。據不完全統計,虎撲官網微博賬號 虎撲的步行街 連發超過 70 條相關微博。

虎撲大戰吳亦凡后,微信指數日環比上升 1291%, 虎撲的步行街 微博粉絲 2 天時間漲了 20 萬。

盡管虎撲這次與吳亦凡的戰斗處于上風,但不可否認的是,這個社區已經逐漸失去了最初的樣子。

可能是為了吸引更多的用戶,然后去變現,包括‘女神大賽’在內,水貼越來越多了。 一位 JR 向 GPLP 犀牛財經表示,每年只有在球賽的決賽季,JRs 才會集中討論籃球了。

有 JR 認為,虎撲的內容優勢在于內容附加垂直社區的平臺性質,但在泛娛樂化的同時,丟掉了初心才是最致命的。

科比曾說, 即使全世界都拋棄了我,還有籃球陪伴著我 ?。那么, 拋棄 籃球的虎撲還剩下什么?

2015 年 6 月, 虎撲看球 更名為 虎撲體育 。同年,虎撲體育簽約中金公司擔任其上市輔導機構,并在 2016 年首次遞交招股書。

對于終止上市,中國證監會回應的原因包括虎撲體育應收賬款余額較高、周轉率下降,業績波動較大等。

2009 年,虎撲推出了獨立電商平臺卡路里商城,但是運營兩年就慘淡關閉。

2012 年,虎撲再次推出電商平臺 識貨 ,3 年后創建 毒 APP,后更名為 得物 ,從運動用品逐步進軍數碼領域、美妝市場。天眼查 APP 顯示,虎撲持有得物 15% 股權,系其第三大股東。

此外,虎撲還開始布局線下賽事,簽約麥迪、艾佛森等 NBA 球星在城市舉辦籃球表演賽,但效果甚微。

2015 年,騰訊體育以 5 年 5 億美元的價格拿下了 NBA 的獨家互聯網轉播權,也因此帶走一大批 JRs。而 2015 年的虎撲僅進行過 4 輪融資,總金額尚不足 5 億元。

2016 年,虎撲創辦路人王籃球賽,主要面對民間籃球愛好者,每個月舉辦 12 場城市賽和選拔性質的一場冠軍排位賽,以一對一為比賽形式,在規則賽制上附加泛娛樂性玩法,從而依靠比賽直播廣告、贊助來賺取利益。

其中,廣告業務的收入分別為 0.55 億元、0.79 億元、1.22 億元,均占總收入的 50% 以上,而 2015 年,賽事營銷收入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僅為 13.75%。

折戟 IPO 的同時,虎撲還被傳出擬 借殼 曲線.SH)發布公告稱,由于連續籌劃重大資產重組事項,股票合計停牌時間不超過 5 個月。同年 12 月 31 日,該重大資產重組告終。

2017 年 1 月,*ST 亞星董事長蘇從躍在投資者說明會上表示,此前籌劃的重大資產重組事項的標的資產為虎撲創始人程杭持有的體育資產,標的資產具體范圍尚未確定。

虎撲的上市夢猶存,2019 年 3 月,虎撲與中金公司、東方財富證券簽署輔導協議。

為了上市,虎撲經歷過 6 輪融資,其中最大的一筆來自字節跳動 2019 年 6 月的 12.6 億元 pre-IPO。

就在完成融資的 4 個月后, 莫雷事件 暴發,火箭隊前總經理達里爾 · 莫雷及 NBA 總裁亞當 · 蕭華的言論引起軒然,NBA 徹底站在了中國立場的對立面。

眾多 NBA 合作方紛紛暫停了 NBA 相關合作與傳播,虎撲也發布聲明暫停了涉及休斯頓火箭隊的賽事直播、轉播與資訊報道,這對于虎撲而言,可以說是致命打擊。

虎撲內部人士表示,當時受到莫雷影響,虎撲的日活直接掉到了 170 萬至 180 萬左右。

數據顯示,2020 年,虎撲網頁版的日 IP 訪問量跌破了 20 萬大關,日 PV 訪問量更是下滑到了 300 萬上下。要知道,2015 年,虎撲網頁版的日 IP 訪問量在 200 萬左右,日 PV 訪問量穩定在 3000 萬左右。

隨著用戶的流失,虎撲也被曝出大批量裁員。據報道,2021 年初,虎撲開啟了第一輪裁員,整體裁撤了 20% 左右的員工,6 月,虎撲又開啟了第二輪裁員,裁撤 20% 左右的員工。

程杭曾說,JRs 都是一群年輕人。然而,數據顯示,虎撲 19 歲以下的用戶占比不到 10%,顯然,虎撲對 00 后的吸引力不夠。

不可否認的是,互聯網迅速發展的當下,年輕人對于娛樂的選擇不只是籃球、足球等傳統體育,電子競技這一新興娛樂產品或許更符合當下流行趨勢。

傳統體育論壇式微,用戶被其他豐富多彩的娛樂方式分散,虎撲在互聯網江湖中日漸邊緣化。

NBA 精神塑造了早期的虎撲,可情懷還能讓虎撲再撐幾年?畢竟,3 年了,吳亦凡沒有變得更好,虎撲也仍然沒有上市。

發表回復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